梦魇月兔

我同学终于在高三毕业前画完了。
最近有点忙,忘记发lofter了OTZ。

这次摩擦大会拿到了心仪的签绘。
感谢官方小姐姐帮我把雷德的板子拆下来了。
最后,还被小N抽到聊天,我反复横跳光速去世。

【雷安】ネクロの花嫁

这是我报社的产物。
今天历史考试炸了,一个晚上通宵的复习全泡汤了。

标题源自奏音的《ネクロの花嫁》。
简单说下剧情吧,奏音这首歌源自一个有点可怕的故事。一个男人(在歌里设定是医生)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已为人妻,但因为得了肺结核被她的丈夫抛弃。而后两人坠入爱河,但女方家人百般阻挠,虽然男人很努力的为她治病,但仍旧没有治好。女人在临死之前对这个男人说“我死后,就只剩这个遗体留给你了,我已经病危,不能和你结婚了,但是我死后就把我的身体托付给你,你要好好照顾我哦”男人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然后把戒指戴在了女人的手指上。
女人死后被安葬在灵堂里,男人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男人觉得女人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男人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棺材想搬回自己的家中。怎料路途颠簸,女人的尸体受到了很大的损伤,眼球也腐烂了掉落下来,男人便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女人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最后女人的家人发现了女人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这个男人,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男人告上法庭。
最后的最后男人无罪,女方被重新下葬。后来一段时间男方每天都打扮的像是要去结婚一样,最后好像是有人向警方报告说在女方的墓前发现了男方的尸体,大概是男方受不了寂寞所以和女方死在一起了吧。

#安哥性转
#严重OOC
#刀
——————————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あなた)は甦る あの顷の姿で
今夜你将被唤醒 容貌身姿如那天一般未曾改变
——《ネクロの花嫁》

白肌の娘が咳をした「この身体贵方に捧げるわ」
皮肤白皙的女子一边咳嗽着一边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患了肺结核的安迷修脸色苍白。
她一边咳嗽一边对身旁的雷狮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白服の医者が嗫いた「迎えに行くよ」
穿着白衣的医生轻轻说道「我会去接你的」

身为安迷修主治医生的雷狮静静地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过了一段时间才轻轻说:“。。。我会去接你的。”

白肌の娘は朽ち果てた 世界の谁にも见弃てられ
皮肤白皙的女子静静死去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安迷修因病去世了。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白服の医者は怜れんで 谁も知らない居场所で眠らせた
穿着白衣的医生让令人怜爱的她 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雷狮看着躺在灵柩里的安迷修,轻轻抱起了她。
——让她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朽ちてもまだ美しい颜で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依旧有着美丽的容颜

安迷修不愧是公认的第一美女。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却依旧有着如此美丽的容颜。
雷狮是这么想的。

ふたりしかいない霊庙で医者は恋をした
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里医生陷入了爱河

雷狮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
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雷狮觉得安迷修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雷狮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灵柩搬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
然后,雷狮在不知不觉中坠入爱河。

それは永远の恋か 禁断の行为か
那是一份永远的恋情 还是禁断的行为

雷狮知道这是背德的,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深爱并疯狂地迷恋着躺在灵柩里的安迷修。

また逢いたいと愿うだけ それが罪なのでしょうか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 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雷狮这样想着,向着安迷修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ふたりは结ばれる 祝福もされずに
今夜两人将合为一体 即使没有任何祝福

雷狮轻手轻脚地把安迷修抱了出来,让她更好地躺在自己的怀里。

「腐り坠ちた眼孔に青い硝子を」
「已经腐烂的眼球就用青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你那已经腐烂的眼球,就让我用青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破れかけの腕に绢の肌を」
「已经折断的手腕就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你那已经折断的手腕,就让我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侵された内臓に绵のガーゼを」
「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你那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让我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宝石で饰った纯白い(しろい)ドレスを」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雷狮轻轻挽起安迷修的手,像她嘴边常挂着的骑士一样虔诚地落下一个kiss,心中默念着她同样常挂在嘴边的骑士宣言: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对真爱——至死不渝。
说实话,雷狮其实一直是对骑士宣言嗤之以鼻的。
但唯有最后一条,他无力反驳。

朽ちゆくたび取り缮って
即使尸体渐渐腐烂医生也慢慢修复着每一个地方

雷狮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安迷修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恋を讴ってまた医者は手を染め続けた
医生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雷狮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やがて暴かれたのは 丑悪い(みにくい)怪物で
最后这一切 被一群丑陋的怪物所揭发

最后安迷修的家人发现了安迷修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雷狮,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雷狮告上了法庭。

それを造り上げた医者は辨驳(べんぱく)を叫んだ
做了这些事情的医生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做了这些事情的雷狮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これは永远の恋だ 彼女の愿望(ねがい)だ
「这是永远的恋情 这是她的愿望

“这是永远的恋情!这是她的愿望!

死にゆくと决めたお前らが见弃てた女じゃアないか」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呜呼 哀しき花嫁 物谓えぬままで
啊 可怜的新娘 无法说出一句话

啊,可怜的安迷修,无法说出一句话。

今宵ふたりは裁かれる
今夜两人便会被裁决

今夜雷狮和安迷修便会被裁决。

彼女を见弃てた人达の正义で
以那些抛弃她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以那些抛弃安迷修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正しいのはだあれ
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那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瑞金】ネクロの花嫁

这是我报社的产物。
今天历史考试炸了,一个晚上通宵的复习全泡汤了。

标题源自奏音的《ネクロの花嫁》。
简单说下剧情吧,奏音这首歌源自一个有点可怕的故事。一个男人(在歌里设定是医生)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已为人妻,但因为得了肺结核被她的丈夫抛弃。而后两人坠入爱河,但女方家人百般阻挠,虽然男人很努力的为她治病,但仍旧没有治好。女人在临死之前对这个男人说“我死后,就只剩这个遗体留给你了,我已经病危,不能和你结婚了,但是我死后就把我的身体托付给你,你要好好照顾我哦”男人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然后把戒指戴在了女人的手指上。
女人死后被安葬在灵堂里,男人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男人觉得女人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男人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棺材想搬回自己的家中。怎料路途颠簸,女人的尸体受到了很大的损伤,眼球也腐烂了掉落下来,男人便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女人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最后女人的家人发现了女人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这个男人,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男人告上法庭。
最后的最后男人无罪,女方被重新下葬。后来一段时间男方每天都打扮的像是要去结婚一样,最后好像是有人向警方报告说在女方的墓前发现了男方的尸体,大概是男方受不了寂寞所以和女方死在一起了吧。

#金性转
#严重OOC
#刀
——————————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あなた)は甦る あの顷の姿で
今夜你将被唤醒 容貌身姿如那天一般未曾改变
——《ネクロの花嫁》

白肌の娘が咳をした「この身体贵方に捧げるわ」
皮肤白皙的女子一边咳嗽着一边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患了肺结核的金脸色苍白。
她一边咳嗽一边对身旁的格瑞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白服の医者が嗫いた「迎えに行くよ」
穿着白衣的医生轻轻说道「我会去接你的」

身为金主治医生的格瑞静静地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过了一段时间才轻轻说:“。。。我会去接你的。”

白肌の娘は朽ち果てた 世界の谁にも见弃てられ
皮肤白皙的女子静静死去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金因病去世了。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白服の医者は怜れんで 谁も知らない居场所で眠らせた
穿着白衣的医生让令人怜爱的她 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格瑞看着躺在灵柩里的金,轻轻抱起了她。
——让她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朽ちてもまだ美しい颜で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依旧有着美丽的容颜

金不愧是公认的第一美女。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却依旧有着如此美丽的容颜。
格瑞是这么想的。

ふたりしかいない霊庙で医者は恋をした
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里医生陷入了爱河

格瑞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
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格瑞觉得金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格瑞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灵柩搬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
然后,格瑞在不知不觉中坠入爱河。

それは永远の恋か 禁断の行为か
那是一份永远的恋情 还是禁断的行为

格瑞知道这是背德的,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深爱并疯狂地迷恋着躺在灵柩里的金。

また逢いたいと愿うだけ それが罪なのでしょうか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 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格瑞这样想着,向着金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ふたりは结ばれる 祝福もされずに
今夜两人将合为一体 即使没有任何祝福

格瑞轻手轻脚地把金抱了出来,让她更好地躺在自己的怀里。

「腐り坠ちた眼孔に青い硝子を」
「已经腐烂的眼球就用青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你那已经腐烂的眼球,就让我用蓝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破れかけの腕に绢の肌を」
「已经折断的手腕就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你那已经折断的手腕,就让我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侵された内臓に绵のガーゼを」
「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你那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让我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宝石で饰った纯白い(しろい)ドレスを」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格瑞轻轻挽起金的手,虔诚地落下一个kiss。

朽ちゆくたび取り缮って
即使尸体渐渐腐烂医生也慢慢修复着每一个地方

格瑞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金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恋を讴ってまた医者は手を染め続けた
医生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格瑞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やがて暴かれたのは 丑悪い(みにくい)怪物で
最后这一切 被一群丑陋的怪物所揭发

最后金的家人发现了金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格瑞,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格瑞告上了法庭。

それを造り上げた医者は辨驳(べんぱく)を叫んだ
做了这些事情的医生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做了这些事情的格瑞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これは永远の恋だ 彼女の愿望(ねがい)だ
「这是永远的恋情 这是她的愿望

“这是永远的恋情!这是她的愿望!

死にゆくと决めたお前らが见弃てた女じゃアないか」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呜呼 哀しき花嫁 物谓えぬままで
啊 可怜的新娘 无法说出一句话

啊,可怜的金,无法说出一句话。

今宵ふたりは裁かれる
今夜两人便会被裁决

今夜格瑞和金便会被裁决。

彼女を见弃てた人达の正义で
以那些抛弃她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以那些抛弃金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正しいのはだあれ
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那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安雷】ネクロの花嫁

这是我报社的产物。
今天历史考试炸了,一个晚上通宵的复习全泡汤了。

标题源自奏音的《ネクロの花嫁》。
简单说下剧情吧,奏音这首歌源自一个有点可怕的故事。一个男人(在歌里设定是医生)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已为人妻,但因为得了肺结核被她的丈夫抛弃。而后两人坠入爱河,但女方家人百般阻挠,虽然男人很努力的为她治病,但仍旧没有治好。女人在临死之前对这个男人说“我死后,就只剩这个遗体留给你了,我已经病危,不能和你结婚了,但是我死后就把我的身体托付给你,你要好好照顾我哦”男人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然后把戒指戴在了女人的手指上。
女人死后被安葬在灵堂里,男人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男人觉得女人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男人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棺材想搬回自己的家中。怎料路途颠簸,女人的尸体受到了很大的损伤,眼球也腐烂了掉落下来,男人便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女人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最后女人的家人发现了女人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这个男人,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男人告上法庭。
最后的最后男人无罪,女方被重新下葬。后来一段时间男方每天都打扮的像是要去结婚一样,最后好像是有人向警方报告说在女方的墓前发现了男方的尸体,大概是男方受不了寂寞所以和女方死在一起了吧。

#雷狮性转
#严重OOC
#刀
——————————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あなた)は甦る あの顷の姿で
今夜你将被唤醒 容貌身姿如那天一般未曾改变
——《ネクロの花嫁》

白肌の娘が咳をした「この身体贵方に捧げるわ」
皮肤白皙的女子一边咳嗽着一边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患了肺结核的雷狮脸色苍白。
她一边咳嗽一边对身旁的安迷修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白服の医者が嗫いた「迎えに行くよ」
穿着白衣的医生轻轻说道「我会去接你的」

身为雷狮主治医生的安迷修静静地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过了一段时间才轻轻说:“。。。我会去接你的。”

白肌の娘は朽ち果てた 世界の谁にも见弃てられ
皮肤白皙的女子静静死去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雷狮因病去世了。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白服の医者は怜れんで 谁も知らない居场所で眠らせた
穿着白衣的医生让令人怜爱的她 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安迷修看着躺在灵柩里的雷狮,轻轻抱起了她。
——让她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朽ちてもまだ美しい颜で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依旧有着美丽的容颜

雷狮不愧是公认的第一美女。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却依旧有着如此美丽的容颜。
安迷修是这么想的。

ふたりしかいない霊庙で医者は恋をした
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里医生陷入了爱河

安迷修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
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安迷修觉得雷狮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安迷修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灵柩搬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
然后,安迷修在不知不觉中坠入爱河。

それは永远の恋か 禁断の行为か
那是一份永远的恋情 还是禁断的行为

安迷修知道这有违骑士道的,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深爱并疯狂地迷恋着躺在灵柩里的雷狮。

また逢いたいと愿うだけ それが罪なのでしょうか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 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安迷修这样想着,向着雷狮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ふたりは结ばれる 祝福もされずに
今夜两人将合为一体 即使没有任何祝福

安迷修轻手轻脚地把雷狮抱了出来,让她更好地躺在自己的怀里。

「腐り坠ちた眼孔に青い硝子を」
「已经腐烂的眼球就用青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你那已经腐烂的眼球,就让我用紫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破れかけの腕に绢の肌を」
「已经折断的手腕就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你那已经折断的手腕,就让我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侵された内臓に绵のガーゼを」
「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你那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让我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宝石で饰った纯白い(しろい)ドレスを」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安迷修轻轻挽起雷狮的手,像一个真正的骑士一样虔诚地落下一个kiss,心中默念着骑士宣言: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对真爱——至死不渝。

朽ちゆくたび取り缮って
即使尸体渐渐腐烂医生也慢慢修复着每一个地方

安迷修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雷狮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恋を讴ってまた医者は手を染め続けた
医生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安迷修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やがて暴かれたのは 丑悪い(みにくい)怪物で
最后这一切 被一群丑陋的怪物所揭发

最后雷狮的家人发现了雷狮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安迷修,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安迷修告上了法庭。

それを造り上げた医者は辨驳(べんぱく)を叫んだ
做了这些事情的医生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做了这些事情的安迷修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これは永远の恋だ 彼女の愿望(ねがい)だ
「这是永远的恋情 这是她的愿望

“这是永远的恋情!这是她的愿望!

死にゆくと决めたお前らが见弃てた女じゃアないか」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呜呼 哀しき花嫁 物谓えぬままで
啊 可怜的新娘 无法说出一句话

啊,可怜的雷狮,无法说出一句话。

今宵ふたりは裁かれる
今夜两人便会被裁决

今夜安迷修和雷狮便会被裁决。

彼女を见弃てた人达の正义で
以那些抛弃她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以那些抛弃雷狮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正しいのはだあれ
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那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轰出】ネクロの花嫁

这是我报社的产物。
今天历史考试炸了,一个晚上通宵的复习全泡汤了。

标题源自奏音的《ネクロの花嫁》。
简单说下剧情吧,奏音这首歌源自一个有点可怕的故事。一个男人(在歌里设定是医生)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已为人妻,但因为得了肺结核被她的丈夫抛弃。而后两人坠入爱河,但女方家人百般阻挠,虽然男人很努力的为她治病,但仍旧没有治好。女人在临死之前对这个男人说“我死后,就只剩这个遗体留给你了,我已经病危,不能和你结婚了,但是我死后就把我的身体托付给你,你要好好照顾我哦”男人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然后把戒指戴在了女人的手指上。
女人死后被安葬在灵堂里,男人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男人觉得女人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男人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棺材想搬回自己的家中。怎料路途颠簸,女人的尸体受到了很大的损伤,眼球也腐烂了掉落下来,男人便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女人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最后女人的家人发现了女人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这个男人,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男人告上法庭。
最后男人无罪,女方被重新下葬。后来一段时间男方每天都打扮的像是要去结婚一样,最后好像是有人向警方报告说在女方的墓前发现了男方的尸体,大概是男方受不了寂寞所以和女方死在一起了吧。

#出久性转
#严重OOC
#刀
#还有抛弃绿谷的不是爆豪(敲黑板),因为我之前给别人看的时候,都问我那个人是不是爆豪,在这里我声明一下,虽然我是杂食党,但我也是个全员吹,所以我是不会为了一个cp去抹黑其他角色的,以上。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あなた)は甦る あの顷の姿で
今夜你将被唤醒 容貌身姿如那天一般未曾改变
——《ネクロの花嫁》

白肌の娘が咳をした「この身体贵方に捧げるわ」
皮肤白皙的女子一边咳嗽着一边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患了肺结核的绿谷脸色苍白。
她一边咳嗽一边对身旁的轰说:“让我把这副身体献给你吧。”

白服の医者が嗫いた「迎えに行くよ」
穿着白衣的医生轻轻说道「我会去接你的」

身为绿谷主治医生的轰静静地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子,过了一段时间才轻轻说:“。。。我会去接你的。”

白肌の娘は朽ち果てた 世界の谁にも见弃てられ
皮肤白皙的女子静静死去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绿谷因病去世了。
被世界上所有人抛弃。

白服の医者は怜れんで 谁も知らない居场所で眠らせた
穿着白衣的医生让令人怜爱的她 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轰看着躺在灵柩里的绿谷,轻轻抱起了她。
——让她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静静沉睡。

朽ちてもまだ美しい颜で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依旧有着美丽的容颜

绿谷不愧是公认的第一美女。
即使生命已经逝去却依旧有着如此美丽的容颜。
轰是这么想的。

ふたりしかいない霊庙で医者は恋をした
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里医生陷入了爱河

轰每天每晚去看望她,为她的尸体做防腐处理。
这样持续了两年,有一天轰觉得绿谷在对他说“带我离开这里吧,我想去你的家。”轰便像准备婚礼一样准备了马车等东西,把灵柩搬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灵堂。
然后,轰在不知不觉中坠入爱河。

それは永远の恋か 禁断の行为か
那是一份永远的恋情 还是禁断的行为

轰知道这是背德的,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深爱并疯狂地迷恋着躺在灵柩里的绿谷。

また逢いたいと愿うだけ それが罪なのでしょうか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 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只是想要再度重逢,这难道也是罪过么?

物谓わぬ口唇に生気(いき)を吹き込んで
向着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轰这样想着,向着绿谷那已经无法再吐述任何言语的唇间注入生命的气息。

今宵ふたりは结ばれる 祝福もされずに
今夜两人将合为一体 即使没有任何祝福

轰轻手轻脚地把绿谷抱了出来,让她更好地躺在自己的怀里。

「腐り坠ちた眼孔に青い硝子を」
「已经腐烂的眼球就用青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你那已经腐烂的眼球,就让我用青色的玻璃球来装点上吧。”

「破れかけの腕に绢の肌を」
「已经折断的手腕就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你那已经折断的手腕,就让我用丝绸作为肌肤将它缠好。”

「侵された内臓に绵のガーゼを」
「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你那已经被侵蚀的内脏,就让我用纱布来代替填充。”

「宝石で饰った纯白い(しろい)ドレスを」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然后让你穿上用宝石点缀的纯白的礼服。”
轰轻轻挽起绿谷的手,虔诚地落下一个kiss。

朽ちゆくたび取り缮って
即使尸体渐渐腐烂医生也慢慢修复着每一个地方

轰用各种假的材料去还原绿谷的尸体,每天帮她化妆,用鲜花装饰她。

恋を讴ってまた医者は手を染め続けた
医生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轰一边沉溺于自己的恋情之中一边做着这一切。

やがて暴かれたのは 丑悪い(みにくい)怪物で
最后这一切 被一群丑陋的怪物所揭发

最后绿谷的家人发现了绿谷的尸体不在灵堂了这件事,便去找轰,发现了事件真相后以藏匿尸体罪将轰告上了法庭。

それを造り上げた医者は辨驳(べんぱく)を叫んだ
做了这些事情的医生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做了这些事情的轰声嘶力竭地反驳着:

「これは永远の恋だ 彼女の愿望(ねがい)だ
「这是永远的恋情 这是她的愿望

“这是永远的恋情!这是她的愿望!

死にゆくと决めたお前らが见弃てた女じゃアないか」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她不正是那个被你们抛弃而最终失去生命的女人么!”

呜呼 哀しき花嫁 物谓えぬままで
啊 可怜的新娘 无法说出一句话

啊,可怜的绿谷,无法说出一句话。

今宵ふたりは裁かれる
今夜两人便会被裁决

今夜轰和绿谷便会被裁决。

彼女を见弃てた人达の正义で
以那些抛弃她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以那些抛弃绿谷的人口中的正义之名。

正しいのはだあれ
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那究竟谁才是正确的?

史上最惨劳模
p2是正在和摄影师联系的劳模,然而在我拍完照以后他和我说摄影师现在在公安局了23333
p1溜鬼狐,了解一下
p3p4是表情包

史上最皮雷德,了解一下 @七创社

今天学校义卖,看看我发现了什么。